编研动态
年度动态
大事记
2009

《中国植被志》编辑研讨会会议纪要

时间:2009 年 9 月 10-11 日 9:00-17:00

地点: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生态中心二楼会议室

主持:马克平、郭柯

会务:刘长成、李国庆、张芸、赵利清

出席:陈伟烈、陈文德、陈佐忠、樊金栓、高贤明、郭卫华、孔昭辰、李国庆、刘长成、刘永刚、宋永昌、孙世洲、孙阎、唐海萍、万慧霖、汪正祥、王国宏、王庆贵、王仁卿、王炜、王希华、王孝安、吴宁、谢宗强、辛晓平、杨允菲、应俊生、张希明、张新时、张芸、赵利清、郑度、周立江

记录:郭柯



会议内容:

马克平所长首先代表植物研究所和植被与环境变化国家重点实验室欢迎各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中国植被志》编辑研讨会,之后介绍了《中国植被志》编研立项的背景和设想,强调编辑《中国植被志》已经酝酿近 30 年的时间了,现在国家重点实验室决定对启动这项工作给予大力支持。接着他又介绍了植物研究所目前在做的与《中国植被志》编辑有关的几项研究工作的进展,包括中国生物物种名录项目、中国数字植物标本馆、中国森林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等。之后,研讨会针对《中国植被志》编写的总体方案和初步拟定的 3 本专著的提纲分两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首先由郭柯详细介绍了《中国植被志》编研项目的立项过程和近一年来的准备工作,向大家介绍了《中国植被志》编写的初步方案和最新修订的《中国植被分类系统方案》。然后大家对编辑《中国植被志》的重要意义和编写的总体构想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并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归纳起来大致有:(1)《中国植被志》的编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是造福千秋万代的事情(宋永昌等),近年来有被边缘化的现象,应该“抢救”和培养后继人才(郑度等),要借助于《中国植被志》的编写来推动中国植被生态学的研究;(2)植被分类系统要追求其科学性,但编写《植被志》时既要科学性,也要可能才行(陈佐忠等)。作为“志”,应该尽可能地按照系统排列卷,但在目前的条件下有一定的困难。在郑度院士建议的启发下,大部分意见认为可以考虑按照大的分类单位(植被型)排序,在大单位之下可以考虑按照编写的顺序排序;(3)分类系统中的中级单位“群系”是有共识的,作为编写的主要单位处理是比较合适的,分类系统由编辑委员会定,编写任务落实到人,也有人主张不留空白地按照分类系统落实分工;(4)“植被志”要与已经出版的“植被”专著有区别和提高,资料性要强,群落表一定要,尽量附上,鼓励编写的单位更细一些,最好到群丛;(5)应该遵循“求同存异”的原则,对以往的样方资料应该适当放宽一些,以方便纳入较多的基础资料,如以往的某些资料不够细致,编辑群丛表有困难;(6)许多老先生手头的资料有流失的问题,编辑《中国植被志》是一项比较紧迫的任务,要有紧迫感;(7)编写在大的方向上要有长远的规划,要有一个好的框架,要有最基本的要求,编写细节要有具体的规定,也要许可一定的“自选动作”;(8)资料要有具体的位置,新的资料应该有 GPS 定位,新的资料还要力求统一和规范;(9)次生植被和原生植被之间的关系也要考虑,群落动态要给予高度重视,次生林是客观存在,应该在植被志中得到体现(如川西的白桦林和山杨林),在论述其原生植被的演替动态时也还可以再介绍;(10)人工植被的问题需要再考虑,不能全部放弃;(11)关于定量化的问题,林学上规定混交林为 30%-70%之间,森林法规定的森林为郁闭度 0.2 以上(周立江),以往为 0.3,如何处理有待商榷;(12)在项目启动和具有初步的结果后,要组织大家力争国家基金委和科技部等项目的支持。

第二阶段针对编写提纲和规范进行研讨。大家针对之前准备阶段拟定的编写规范和《水青冈林》编写提纲进行了讨论,主要建议有:(1)上篇的总论合为一章“总论”,之下按照群系分别阐述。总论中阐述群系以上单位的一些主要特征和该类植被的分类地位与系统,以及有关需要讨论的研究历史和存在的问题;(2)关于所包含内容的研究历史和存在的分类等问题(原上篇第 3 章内容)不仅需要,而且必须好好讨论,不能回避,篇幅要大;(3)为避免重复,建议关于区系组成的内容放到后面“群系”中去描述,总论中不再进行详细的描述了;(4)为求“志”书的严密,各群系后要附上其在分类系统中的统一符号;(5)关于水青冈的历史,不要限于第四纪,可以再延长;(6)关于幼树和幼苗生态学的内容应该考虑纳入进来;(7)群落的命名问题要统一。

关于《羊草草原和羊草草甸》的问题和建议主要有:(1)涉及植被分类,如果按照植被型来分卷,羊草为建群种的植被类型归属于不同的植被型组,即草甸和草原,因此归属于不同的“卷”,该如何处理?是否可以考虑在植被分类系统中将草原和草甸合并为一个植被型组?(2)张新时院士认为草原和草甸合并也是可以的,并指出植被分类系统应该适应遥感技术的发展,另外生态梯度要考虑,羊草草原和草甸的过渡就是一个生态梯度;(3)关于生物量、NPP、叶面积指数、季相(与光谱特征联系)等内容要写进去,甚至关于碳源、汇的内容也可以考虑,草原的功能不仅仅是放牧,还具有其他重要的方面。

关于《云杉林》的问题和建议主要有:(1)沙地云杉林如何处理?可以考虑列入讨论的内容;(2)在草原地带的两种类型的云杉林需要分别描述,一类是在草原上较均匀地稀疏分布,另一类是沙包阴坡上;(3)云杉林有十多个群系,可以比较一下各群落的物种组成,由此分析群落的相互关系和历史;(4)现在的内容已经非常丰富,如果仅仅是压缩到一本书,要有编排体系,特别注意。

最后,马克平所长做了总结发言。他再次感谢各位专家的到来和对编写《中国植被志》研讨活动的投入,感谢参加会议组织工作的各位。根据大家在讨论中的主流意见和共识,提出几点建议:(1)《中国植被志》的卷册处理方式可以按照植被型作为“卷”的单位,大约就是 40 卷左右,群系组是卷下考虑独立分册时特别重要的分类水平,群丛是我们撰写植被志时追求的目标;(2)植被分类系统将在考虑各方意见和建议的情况下进一步完善,今后在第一卷内将要有专章节来讨论(包括以后植物区系和植被在第三纪以来的变化等内容也将安排在第一卷的部分章节),与植被分类系统密切联系的是用于工作的框架系统,要更多地考虑实用性;(3)在植被志的定位上,要在资料手册的基础上,特别重视突出科学性,即研究方面的进展,这点区别《中国植物志》。可以概括为 5 个点:学术性、系统性、综合性、创新性(近 30 年来的发展)、资料性(样方资料考国内外的资料完善;(6)编写工作要立足于现有的资料,适当补充调查;(7)完善编写规范,用来规定《中国植被志》如何编写;(8)具体编写内容大致为三段论:总论、类型(划分与描述、动态等)、综合分析和讨论;(9)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编写内容重点在群落学特征,也要考虑一些新的内容;(10)组织工作,现在是试点性质的,以后要做的比较规范,要成立一个编委会。编委会是《中国植被志》编写的组织机构。